为什幺孩子爱上补习班

作者: 时间:2020-06-15 分类:R省生活 评论:56 条 浏览:440

为什幺孩子爱上补习班

Photo:Steven S. , CC Licensed.

安德鲁﹒金教英文的时候,是对着绕过他右耳下方、延伸到嘴边的免提式麦克风轻声说话上课用的是老式黑板。看起来好像没有做什幺特别的事,不过他的课和很多韩国教室内的上课情形不一样,他的学生并没有睡着。

2010年,金老师的年收入是四百万美元,他在韩国被称为「摇滚巨星老师」’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把摇滚巨星和老师这两个词连用。他教书已超过二十年,都是在韩国的私立补习班授课。这意味着和全世界大部分的老师不同, 他的收入是依学生对其教学长才的需求而定,而大家的需求很高。

2011年六月,我到他位于一栋豪华大厦内的办公室访问他。一位职员到门口接待我,递给我瓶装水。我们坐下来后,他向我说明,他每週工作六十小时,虽然他只亲自教授三堂课。网路把他的上课内容转化为商品。他上的每一堂课都会被 放上网路,学生可以用每小时三点五美元的价格购买他的教学服务。上课以外的时 间,他回覆学生的线上问题、设计课程,以及编写讲羲、出题目。他已经编撰约两百本讲义。他表示:「我愈认真工作,就赚愈多。我喜欢这样。」

他似乎并不过度以自己的高薪自豪,但也不会因此觉得尴尬。他说明自己大部分收入来源,是每年约十五万名学生观看线上课程所付费用。我逐渐了解,安德鲁‧  金已是一个品牌,有其需担负的成本。他雇用三十名员工帮他打理他的补教企业;有专门印行讲义的出版社。

称这门生意是「课业辅导」,实在过于低估其规模与複杂的程度。安德鲁‧金所属的网路补习班,在韩国是上市公司。每四个韩国学生中,就有三人参加私立补习班,韩国父母花了将近一百八十亿美元的补习费,已过美国联邦政府防制毒品犯罪的费用。这所谓的补教业如此有利可图,甚至吸引像高盛集团、凯雷投资集团,和美国国际集团等外商投资。

一般来说,跨国银行业者涉足教育业并非好预兆,不过,和金老师见面还是有一点让我特别兴奋。这是我第一次,和一位年收入和职业运动员相当的老师面对面。这是位年薪属于最高的前百分之一的人,是位老师。但在美国,一个有像他这样的野心和能力的人,可能会成为银行家或律师;但是在韩国,他成为老师,而且 还是很有钱。

这个想法很诱人。有什幺方式比让最优秀的教师变成百万富翁,更能让最顶尖、最聪明的一群人从事教职?也许韩国终究还是提供其他国家一个模範。

不过,补习班的世界很神祕,外人很难了解这个行业如何运作──以及蓬勃发展。为了一探究竟,我访问补教机构「明仁学院」,在首尔共有五间连锁补习班的老闆李彩润。我们在一家传统韩国餐厅吃午餐,坐在坐垫上,用金属筷子吃饭。

李彩润对公立学校和私立补习班都了若指掌,她曾在公立学校和大学当老师近二十年。但现在,她说起话来就像一个CEO,她表示:「学生是客户。」而她说的半分不假,学生真的就是他们的客户没错。为了招收学生,补习班有开放参观日,广发宣传单,并把学生的考试成绩和大学录取人数公布在门口。在韩国的教育市场,成绩比什幺都重要。

一旦学生报名后,补习班员工并非坐等家长参与,然后如果他们没有踊跃参与,就开始抱怨;补习班採取行动,深入学生和家长的生活。学生一到补习班,家长就会收到简讯通知;之后又会收到另一则简讯,告知学生学习情况。每个月老师也会打电话给家长二到三次。如果家长不关心学生学习情况,会被视为是补习班,而非家长的失败。在美国,我很少看到有学校这样大费周章的服务所谓的客户。

最重大的差别是,韩国学生会报名特定老师的课,而不只是选补习班而已,因此最受推崇的老师,会收到最多学生。金老师每堂课大约有一百二十名学生,而一般补习班老师的学生则少得多。韩国教育市场已分层拆解教育问题,直指老师就是教学品质的关键。

这种做法是尽量採取功绩主义,也就非常残酷无情。在补习班里,老师就像自由球员,他们不需要有资格认证。他们不能享有福利,或甚至没有保障底薪;薪水高低是由报名课程的学生人数来决定,由学生的考试成绩进步幅度决定,另外也有很多补习班,会依据学生和家长的满意度调查结果核薪。

为了找出明星老师,像李彩润这样的补习班负责人或主管,会在网路搜寻资讯,浏览家长的评论,也会观看老师讲课情形。互相竞争的补习班常试图挖角对方的明星老师,不过,就像电影明星和一流运动员一样,名师也有其包袱。

「真正优秀的老师很难留得住,也很难管理,需要维护他们的自尊。」李彩润笑着表示。

不过,大部分的补习班老师并非摇滚明星。到韩国教英文的外国人,有很多关于工时长、薪水低、工作条件不合理的故事可说。大部分补习班老师的收入远较公立学校教师低,而因为韩国教育学院已培养出太多未来教师,教职的竞争十分激烈。

在李彩润的补习班,约有五分之一的应徵者可以通过初步筛选,到最后的面试阶段。面试时,她会请应徵者试教两堂课,这也是美国教师极少在尚未被聘用前,会被要求做的事。这样一来,她就可以知道对方会不会教。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徵选方法。

一旦雇用教师,李彩润会持续追蹤他们的表现。如果某位老师的学生考试成绩或报名人数下降,该位老师就会被「留班察看」。六个月后若仍未改善,就解雇该名教师。每年,她平均解雇10%的老师。相较之下,美国学校每年平均解雇不适任教师的比例为2%。

李彩润认为,就是这样的任用弹性让成果截然不同。她可以补救用人上的失误,同时激励其他老师认真教学。她同时表示,反观一般公立学校的老师,则缺乏这种刺激,让教学成效不彰,并使家长转而向补习班求助。「如果没有补习班,韩国的PISA成绩就会大幅退步。」

最高规格的补习教育

当艾力克的朋友珍妮从美国回到韩国,她和她所有八年级的朋友一样,都报名参加补习班。在补习班,她几乎把所有白天该在学校学的东西,重头又学一次:韩文、数学、科学,以及社会科目。通常她得在补习班待到晚上十点;考前则会待到半夜十二点。

珍妮说她在补习班学到的比在学校多。我问她原因,她的理由很简单:「我觉得补习班比较好,因为他们比较会教。」

大部分韩国青少年比较喜欢他们的补习班老师,而不是学校老师。在一项以一百一十六所高中,共六千六百名学生为对象进行的调查中,韩国学生在每个调查项目,对补习班老师的评价都比较高:补习班老师备课较充分、教学比较认真,也比较尊重学生意见。学生表示,补习班老师做得最好的一点是,不论学生的课业表现如何,都能公平对待他们。

自由市场的刺激似乎有效,至少从学生的意见来看是如此。教师对学生比较像对待客户。韩国的经验,会是美国新兴特许学校市场能发展成功的证明吗?竞争显然可以带来很多好处,并促成以客为尊的做法,但是学生真的在补习班学到更多东西吗?

要找出造就韩国PISA顶尖成绩的真正原因很困难;是一般公立学校,还是补习班让学生表现突出?统计上来看,额外的课业辅导的确可能有助提高分数,数学科目尤其如此,但是等学生更大点,有补习对阅读能力的帮助就变少了。从由全球得出的PISA数据可看出,课后辅导的质比量更重要。在北美和欧洲以外的国家,补习都很普遍,而每一洲的教学品质都有很大差别。

就跟很多自由市场一样,补习费用和其品质有点相关,而这就是问题所在。补习班也有等级之分。珍妮最富裕的同学上的是昂贵的一对一家教课,那被认为是最好的服务。珍妮和一些同班同学去一家名为「最高级」的大型连锁补习班上课,那里是採大班制教学。补习班收费不低,但还是有很多贫困的韩国父母凑钱来缴补习费。然后还有些孩子的父母负担不起任何一种补习费,他们就自己念书,或是参加学校的课后辅导课。十分之八的韩国父母表示,补习费让他们有经济压力。然而,他们还是持续花钱让孩子补习,坚信钱花得愈多,孩子就能学到愈多。

这个不平等的问题也困扰着金老师。即使这个制度让他跃身为百万富翁,他不认为韩国的制度是值得他国参考的典範。他表示:「我不觉得这是最好的方式。这会导致贫困家庭又把贫穷传给下一代的恶性循环。」

他也认为,对补习班的需求反映出一般公立学校的失败──这是个很难证实或反驳的普遍看法。显然,家长认为学校不够好,但很难知道他们的看法对不对。但不论如何,就像韩国的教育部长一样,安德鲁‧金也认为,芬兰更足为模範。

同时,他一直从这个恶性循环赚很多钱,而他计划要一直教到2017年,与Megastudy合约期满为止。之后,他想回馈社会,他表示,也许可以帮忙培训公立学校的教师。他有一个六岁的儿子,而他并不希望儿子在压力锅中成长。

摘自《教出最聪明的孩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