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曲知音(完结篇):迎春花凋谢‧张露迷难忘经典

作者: 时间:2020-07-14 分类:R猜生活 评论:96 条 浏览:632

旧曲知音(完结篇):迎春花凋谢‧张露迷难忘经典今年的农曆新年大年初一,在我们迎新送旧之际,“中国歌后”张露却因为大脑中风昏迷器官衰竭逝世,这消息对张露迷而言是一项重大的打击,亦令张露迷心碎不已。雪隆旧曲知音联谊会一群张露迷接获此消息时,大家都难掩心中之痛,其中一位会员王绍心更表示,当我们在“小拜年”的时候,“迎春花”却在正月初一凋谢了,言谈中,均是对张露的不捨与思念。今年1月26日,“中国歌后”张露因大脑中风昏迷而紧急送院医治,延至1月26日下午4时,因器官衰竭逝世于香港律敦治医院,享年77岁。张露,以经典代表《你真美丽》及《给我一个吻》红遍天下,唱得街知巷闻。这一天,雪隆旧曲知音联谊会一行人包括会长陈炜超、总务叶致森、康乐主任林培禾,以及会员蔡再安、王绍心、梁明川、彭钰茵、彭湄茵等人怀着伤感,聚集在会所共同悼念一代巨星张露。王绍心更带来大堆有关张露的卡带、光碟、歌书和剪报,与大家重温张露的点滴。在谈论中,一旦有人哼出张露的其中一首曲子,其余人士就会加把嘴来个大合唱,把现场的气氛推上高潮。就大伙合拍的情形来看,大伙似乎已把张露的歌词记得滚瓜烂熟,称他们为张露“痴”,实不为过。这几位张露迷当中,以蔡再安最幸运,曾经任职大马广播电台的他,在一次张露来马宣传唱片时,就在播音室外的贵宾室内碰见张露,当蔡再安在聚会上分享他当时与张露的一席对话时,听得众人如癡如醉,羡慕不已。话说当年,蔡再安在大马电视台英文新闻组任职新闻编辑,有一天他在导播后正要走回办公室时,突然看见贵宾内有一位女士在徘徊,他看了一看,咦!这不正是张露吗?“于是,我就走上前去,问候了一句‘您是张露小姐吗?’对方立即说:‘是的’。我当时好高兴,没有想到会在那里遇见她。”蔡再安少说也是张露迷,马上就与张露聊得投缘不已。“原来当时张露是与韦秀娴来马宣传她们的唱片,韦秀娴正在录音室内录音,张露当时在等候上镜。”歌后等上镜歌迷趁机聊天蔡再安与张露畅谈了大约半个小时,在这短短30分钟内,蔡再安像小歌迷一样向张露提问了许多问题,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曾经询问张露为何被称为“夏威夷歌后”,只见张露谦虚的说,这是传媒给她的雅号。在蔡再安的印象中,张露虽然贵为大歌星,但却一点都没有大歌星的架子,张露为人和气,平易近人。这一天,雪隆旧曲知音联谊会会所内,一次又一次传来大家所熟悉的张露名曲,例如《小木马》、《给我一个吻》、《火辣辣》等等,更有针对张露生平的光辉岁月谈论不休的课程,甚至,连张露是嫁给西班牙籍或菲律宾籍丈夫,为何张露的孩子姓“杜”等等,都是大家热烈讨论的事项。虽然张露已逝世,但张露的歌声却永远留在世人的记忆中,在张露又一首又一首的经典名曲中,让人永远记得“中国歌后”张露。听歌迷说张露从小听到老歌迷各有偏好张露爱好者大部分都是在小学或中学时就听她的歌,也可以说,他们是听张露的歌长大的一群。问:请问是在什幺时候开始听张露的歌?最喜欢哪一首歌?梁明川:我在十五六岁才听张露的歌。我最喜欢《知更鸟》。彭湄茵:七八岁的时候吧。我爱听《容易记起你》。彭钰茵:十三四岁。当年我家是做饼的,爸爸买了一部留声机,我们一边做饼一边听曲,张露的歌也经常在空中播送。我喜欢《谈不完的爱》。蔡再安:我是在十五六岁时开始听张露的歌。我喜欢《露珠和蔷薇》。王绍心:我在很小即五六岁时就听张露的歌,当年是收听电台广播的,我最爱《假如你是一颗珍珠》。唱腔狂野奔放一听忘忧张露有着与同期歌星不一样的唱腔,她的歌曲以轻快为主,在当时是属于新派作风,也有人说她的歌曲大胆、狂野,不装腔作势而深得人心。问:你认为张露的声音有什幺特质?梁明川:张露的歌声轻快,一听就让人忘掉忧愁。我爱她的《知更鸟》是因为当年电台几乎每天早上都播这首歌,我是被《知更鸟》叫醒的。彭湄茵:她的歌声轻鬆活泼,与同期的歌星比较,张露是比较另类的。她作风新派,大胆且狂野。彭钰茵:她唱很多很特别的歌,曲风都很独特,我觉得张露不会装腔作势,是很豪爽的人。蔡再安:我喜欢张露所翻唱的西洋歌曲,例如《给我一个吻》、《莫管它》、《小癞麻》等,她也翻唱其他国家的歌,例如日本,韩国、意大利、夏威夷等等。张露可不是盖的,她当歌星认真,为了唱好夏威夷译曲,她特地飞到夏威夷的檀香山(Honolulu)实地观摩及学习地道的歌曲和唱腔技巧,在夏威夷度过整个月,还拜访了不少同道。王绍心:张露是属于叛逆型的,在当时的年代算是前卫之人。她的歌曲精灵古怪兼活泼,很有动感。巨星殒落歌迷失落张露不幸逝世的消息令人惋惜,大家都觉得老歌星走了一位就少一位,日后要思念张露,就只好透过她的歌声了。问:听到张露病逝的消息,你们的反应是……梁明川:觉得不开心,有失落感。彭湄茵:很可惜,只能感叹人生无常,让我日后更珍惜自己。彭钰茵:又一个老歌星走了……很可惜,走了一位就少一位了。蔡再安:觉得很失落,不禁又想起与她有一面之缘的往事。王绍心:惋惜,我们失去了一位优秀的歌后。接到张露病逝消息那一天,其实是在前往向再安拜年的路上,印象中张露曾经唱过两首新年歌曲,即《迎春花》和《小拜年》。唉,想不到在我们高高兴兴“小拜年”的时候,“迎春花”却在正月初一凋谢了。邻居发掘暪母当歌手张露(英文名:Chang Loo,~),原名张秀英,生于中国江苏苏州,于香港病逝。张露是1940至1950年代的上海华语女歌手,素有“中国歌后”美誉,其代表作是《你真美丽》及《给我一个吻》。4岁时张露随家人移居上海,但及后丧父,家境清贫;1945年某一天,在家中的张露趁弟弟睡觉时哼歌,无意中被任职电台的邻居听到,惊为天人,在其引荐下瞒着母亲到上海电台客串唱歌,后转为正职歌手。及后改艺名为张露。张露其后获邀于夜总会演出,并与百代唱片签约成为旗下歌手。张露在1946年推出首张个人唱片《小巷春》及《关不住》;1948年首次在电影《柳浪闻莺》演出并演唱《淑女窈窕》一曲;同年因歌曲《你真美丽》而红遍上海。1952年,因政局问题而迁到香港定居后被各大夜总会争邀献唱,张露以百变及奔放形象奠定了在乐坛的地位;她灌录的歌曲《迎春花》、《小小羊儿要回家》、《不许他回家》成为代表作品,她的代表经典名曲《给我一个吻》的“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吻在我的心上,让我想念你”唱到家传户晓红遍中港外,是她个人演艺事业的巅峰时期;期间还在电影《那个不多情》及《爱的俘虏》演出。虽然张露在1975年退出歌坛,但偶然也会献唱。张露在1980年移民加拿大,但于1985年为了照顾留在香港发展的杜德伟而举家回流香港。在2008年11月,张露和杜德伟到上海探亲期间举行一项歌迷聚会,张露上台献唱《给我一个吻》。张露唱红西洋译曲张露翻唱过不少西洋译曲,有好些歌迷都是先听到她的华语版本,才找原有的英语原曲来听的。她在引导华人歌迷跨进英文老歌的领域中,可说是扮演着沟通桥樑的穿针引线角色。张露部分的西洋译曲与原曲歌名《给我一个吻》《Seven Lonely Days》《小癞麻》《Jambalaya》《蓝色的探戈》《Blue Tango》《红花艳曲》《Don't Let The Stars Get In Your Eyes》《追婚》《Somebody Bad Stole The Wedding Bell》《蜜月花车》《Choo Choo Train》《莫管它》《Anna》《迢遥千里》《Ten Thousands Miles》《称心如意》《Tra La La》《苏茜我爱你》《Susie Darling》《伤脑筋》《Heartaches At Sweet Sixteen》《你何必躲避》《The World Is Getting Smaller》《女人与男人》《Woman Needs De Man》《挡不了》《Fire Down Below》《饮一杯》《Rum And Coca-Cola》《只有你》《Only You》/副刊‧报导:高宝丽‧2009.02.2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