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孩子不说话?破除「选择性缄默症」的迷思与三大刻板印象

作者: 时间:2020-06-15 分类:G生活城 评论:65 条 浏览:729

挑战选择性缄默症的迷思与刻板印象

我首先要挑战的刻板印象是,选择性缄默症只发生于童年时期。事实上,它可能延续至成人。本书的选择性缄默者可以作为见证,包括十几岁的青少年,还有从二十岁出头到接近六十岁的成人。我的研究显示,选择性缄默症如果延续至成人,严重程度通常在二十岁出头达到最高峰。不过,也有一些人直到五十多岁仍有重大的社交和说话困难,甚至与较年轻时相比并未减轻。至于五十多岁以后的资料则少之又少。

第二个要挑战的刻板印象是,选择性缄默症只发生在学校。根据我的研究,它其实发生在各式各样的情境中:和陌生人、老师、同侪、医师、牙医、叔叔阿姨、祖父母、继父继母,甚至少数人对着父母也无法说话。

第三个刻板印象是,大多数、或甚至全部的选择性缄默孩童都曾被虐待。这当然是错的,应该不必多加解释。遗憾的是,社会大众却仍普遍认为选择性缄默症是疏忽或虐待直接造成的。这个误解源于过去缄默总被形塑为心理创伤的必然结果。因此,有些为孩子尽心尽力的父母,仍得面对老师或其他人不公平的偏见和质疑。

茱莉亚写出了身为家长的经验,老师指责她女儿的选择性缄默症是她的错:

茱莉则写了以下的经验:

满分的、充满爱的家长也可能有选择性缄默的儿女。质疑他们对待小孩的方式,无疑是可恶的。引发选择性缄默症的因素,经常是无法解释的,和/或者是芝麻小事(至少从大人的观点来看是如此)。

并没有证据显示,选择性缄默的孩子比一般孩子更可能、或更不可能遭受过虐待或情感伤害。

在此引用英国选择性缄默症资讯与研究协会(Selective Mutism Information and Research Association)的斯拉金和史密斯的话:

既然选择性缄默症是焦虑障碍,当然可能因引发焦虑的生活经验而恶化。事实上,许多干扰或破坏性的生活经验,都会加剧孩童或青少年的选择性缄默症状况,包括:搬家、父母争执或离婚、父母有心理疾病、失去亲人、霸凌、耻辱,和感觉自己与别人不一样等。本书便举出了各种实际例子。

其他可能造成选择性缄默症的环境因素,包括地理位置孤立,例如:孩子在第一次上学之前,与别人互动的机会太少。

当孩子置身于不同的文化背景中,需要面对外语的环境时(比如住在英国伦敦的日本小孩),也可能发展出选择性缄默症。

选择性缄默症是一种保持安静的强迫行为

许多小孩面对陌生人而感到焦虑、觉得脆弱或危险,或者和主要照顾者分离时,都会出现保持缄默的强迫行为,这是正常反应,并非选择性缄默的小孩所特有。当这种行为持续超过学校生活的初期,或引起严重的人际互动困难时,才会诊断为选择性缄默症。因此,小孩开始上学的第一个月被排除于正式诊断标準之外,而仅视为转换情境的缄默反应,通常持续不到一个月。选择性缄默症通常会持续好几年,而非几个月。在实务上,有经验或者了解辨认方法的人,很容易做诊断。其实很简单,选择性缄默者在某些情境之下无法说话。

从演化的观点来看,遭受威胁时保持缄默,只是为了避免引起猎食者的注意所採取的退缩行为。儘管人类发展出了精緻的文明,但是毕竟我们仍然都是动物。学者将选择性缄默类比为动物「冻住」(freeze)的防卫反应。根据我的经验,我同意对年幼的孩子而言,选择性缄默症感觉起来的确如此。小时候,我对于某些人保持缄默,并非经由思考或出于什幺想法,那完全是「刺激」(威胁性人物靠近)和「反应」(保持安静)的运作。

丛林里的动物一发现饥饿的猎食者逼近时,便立刻变得安静且小心翼翼。同样地,选择性缄默的孩子亦出于自动和潜意识的机制,本能地採取缄默来躲避威胁,虽然他们所感知的威胁是来自于易受伤和被注意,而非被吃掉的危险。选择性缄默的孩子并非刻意选择保持缄默,而是当他们在身体、情绪或心理上感受威胁时,反击或逃跑的本能反应便迫使他们缄默。因此,「被注意」(例如:暴露于人际互动情境)与缄默反应之间有直接的连结。同样地,与主要照顾者分离也直接和缄默连结,因为分离带来了危机和不适感,对于幼童尤其如此。

根据以上选择性缄默症根本原因的描述,它并不需要任何压力或创伤事件来加以引发。有些小孩先天的气质,便是较易受到暴露与脆弱感的影响,自闭症和焦虑倾向的小孩尤其如此。

缄默的牢笼——从我的经验谈起

根据我的经验,在某些人听得到的範围之内,我绝不可能说话。只要他们靠近,我就感到一股无法承受的压力,并且陷入缄默的牢笼。即使他们只不过出现在房间的另一端,我也感到私人的空间受到侵害。光是想到他们可能听到我的声音,便令我不知所措。

对于选择性缄默的小孩(或大人)而言,说话可能是非常亲密、令人紧张、困窘和备感威胁的举动。选择性缄默的小孩通常倾向于迴避风险,而保持静默通常让他们感到比较安全。他们的感受如此强烈,以至于在具有威胁的情境中,开口说话简直难如登天。我的经验是,只要说出一个字就好像将把我整个内在世界的钥匙交给别人,向他们暴露出我的思想、感情、缺乏、欲望和需求。分享这些事情,总是令我感到非常不舒服。

即使我终于真的能够与某些人轻鬆相处,我依旧无法和他们说话。虽然我通常很想讲话,但我就是无法跨越说话的障碍。我小时候,对于保持缄默的原因觉得高深莫测,不了解自己为何不开口。现在回想起来,主要原因似乎是某些人原本就会引发我无比的压力,我害怕说话会再度引起他们注意。只要我不说话,我就很安全。如果我开口了,就又得经历压力,而每一次感受到的压力都会比以往更严重。我当然非常想要避免改变,尤其当改变可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或审视。

选择性缄默的孩子或大人一旦保持静默一段时间,周遭的人便开始不再期待他们开口说话。既然别人除了静默别无期待,于是开口说话的恐惧(说话模式的牢笼)益发加深,一想到说话就觉得难上加难。在别人完全没有预期之下开口,就好像自己是藏在盒子里的弹簧玩偶,盖子打开突然跳出来向每个人说:「惊喜!」而当初的缄默正是由这些人所引发的。

或许必须亲身经历过选择性缄默症,才能了解受困于缄默的牢笼有多幺痛苦。 然而,一般人的误解更增添这份痛苦。人们认为缄默是自己的选择,是自己「拒绝说话」,因此鲜少给予同情和支持。事实上,没有比这个看法错得更离谱的了。

有时候,说话行为等于「分离」和「依附」行为

我先前描述过缄默、威胁和分离的关联,当幼童面对威胁或与照顾者分离时,保持缄默完全是自然的反应。似乎有许多选择性缄默的孩童,也同时有分离焦虑和/或依附障碍。事实上,有些学者将选择性缄默形容为「缺乏安全感的依附行为」。

在此以实际例子(至少从我的经验来看),说明说话行为与依附行为的关联。我熟悉的人若和他们的亲戚或其他有关係的人一起出现,总会引发我的缄默。例如:因为和继父同住,我变成无法跟妈妈说话;我朋友的伴侣或朋友如果在场,我就无法开口;女儿的未婚夫或朋友也会引发我的缄默;在岳母或太太的朋友面前,我无法和太太讲话。只有当在场的第三者与我熟悉的人没有关係,我才能说话。尤其成人以后,如果第三者与「依附对象」完全没有关係,我大概可以和他们说话,例如来我家修热水器的工人。

因此,我这方面的说话行为呈现「三角形模式」:一个角是我自己,另一个角是依附对象,第三个角则是与依附对象有关係的人。我内省之后觉得,似乎我一方面预期「暴露于人际互动情境」(因而需要依附对象的支持),另一方面又预期当半熟不熟的人在场,我会「失去依附对象」。

上述三角形模式也可以解释所谓的「进行性选择性缄默症」(progressive mutism),它是选择性缄默症的一种形式,会让人逐渐退步直到无法跟任何人说话。我小时候,缄默的行为持续扩散与恶化,因为我不但无法克服对第三者的缄默,也变得长期无法和依附对象说话。譬如我弟弟结婚时,我无法和他太太说话,连带地也从此无法跟他讲话。小时候,未来的继父搬来同住时,我也从此停止和妈妈说话。当我无法对某人说话,我也就没办法对任何与他有关係的人讲话。因此,很快地,缄默便扩散至我生命中几乎所有的人。

直到现在,每当面对类似的三角形模式时,我还是会强烈感受到停止说话的强迫意念。

我并不认为上述三角形模式,存在于每一个选择性缄默的大人或小孩的身上。但是我相信,这的确相当常见。本书第十三章有一位家长露易丝也写到她女儿的三角形模式。我们可以说,「悄悄融入」(Sliding-in)这个治疗技巧便是直接针对三角形模式而设计的。这个方法是循序渐进地将引发缄默的第三者,融入孩子和他信任的人之间的情绪空间,从而建立信任关係。

「悄悄融入」的治疗技巧是美琪・强生和艾莉森・温特琴斯所提出。大致的方法是由孩子无法说话的一个对象(例如:老师),逐渐移动至进入听得见孩子声音的範围(例如:由半开的门外听到)。孩子由自己信任且可以说话的人陪同,整个过程都小声地数着数字。关于「悄悄融入」以及其他治疗技巧的详细步骤,请参阅《选择性缄默症资源手册》第十章。

根据我自己的经验,我靠着对我妈妈朗读一本书开始恢复和她说话,刚开始只是耳语,渐渐增加了音量,直到可以使用正常声音。这个过程类似另一个治疗技巧,叫做「塑型」(shaping)。「悄悄融入」和「塑型」都遵循了「渐进暴露」与「去除恐惧」的原则。

对于像我一样无法与父母/继父母说话的孩子,父母离婚是常见的经历。当然,离婚本身就是家庭环境中莫大的焦虑来源。接着,若父亲或母亲再婚或交男、女朋友,更是直接将陌生人带进了孩子的个人空间,使得原已很焦虑的孩子更难承受。对于原本就是选择性缄默的孩子,这种情况可能非常煎熬,尤其当继父或继母又充满控制欲或敌意。但是我必须说明,即使是最善良、最温和的继父母,要与选择性缄默的孩子建立关係进而彼此交谈,也是极为困难的。在父母离婚之前,我已长期受选择性缄默症之苦,他们离婚又使我的状况大幅恶化。

相关书摘 ▶这些有苦说不出的灵魂:「选择性缄默症」,一种选择不了的沉默焦虑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为什幺孩子不说话?:选择性缄默症,一种选择不了的沉默焦虑》,宝瓶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卡尔・萨顿(Carl Sutton)、雪莉儿・弗雷斯特(Cheryl Forrester)
译者:黄晶晶

「不说话」,容易被误会只是害羞、故意作对、很跩、没礼貌⋯⋯在长期遭误解、轻视,甚至霸凌下,孩子失去了自信,无法好好上学,交不到朋友。其实,它可能由先天敏感特质引发、受环境剧烈变动影响,而且并非长大就会好,甚至可能衍生更严重的焦虑和忧郁,跟着人一辈子。理解和接纳,让被封印的声音破茧而出。

选择性缄默症是极隐性的病症,从鉴定到医治,心理谘商、语言治疗及特教系统等协助资源极少。而透过本书的数十位选择性缄默者、家长、老师及专业心理师,在学习、工作、家庭、社会与人际领域的生命故事分享,我们了解到循序渐进地建立信任,将有机会助其走出恐惧与焦虑。愈是有口难言,愈需要用心理解、接纳,才能在黑洞般的沉默中,找到珍贵的沟通之门。

为什幺孩子不说话?破除「选择性缄默症」的迷思与三大刻板印象 Photo Credit: 宝瓶文化出版

相关推荐